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排行榜> 正文

红红炭火清清水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2:48

“阴平古道音尘绝,八十里路无行人”这是蜀中的人四处传唱的歌谣。说的是巴蜀与外界的通道阴平古道,传说此是三国时期邓艾开凿的道路,他为偷袭蜀中,凿山通道,造桥阁楼,如天降神兵,才将巴蜀攻破,活捉那后蜀之主刘阿斗。但是安稳的蜀中人选择的却是另一条出蜀的道路,即使多走几百里,需要多准备一个月的干粮。因为阴平古道需要穿山越岭,松林碧池中藏有无数毒虫猛兽,有一段深藏山涧中的百步登云梯,下面便是万丈深渊。有人不怕死,偏要去试那古道深浅,却再也没有回来。后人便在阴平古道入口处刻下十四个大字,“阴平古道碧水寒,多少灵魂水中漂”以警戒后人。嘀嗒嗒.嘀嗒嗒.马蹄声响,竟然有人不怕死,在闯这阴平道!细观之居然是一人两马!马上人已经两天没有闭眼了,四匹马已经葬身山涧,剩下的这两匹也筋疲力尽,遥遥欲坠!可他不能歇!有人要灭拜剑山庄!拜剑山庄“云鸾剑影”肖行客,是他朋友。他朋友少的可怜,肖行客是他最好的朋友!两人只见过一面,却成了朋友。肖行客请他喝过一大坛自酿的猴儿酒,他们一连干了三十八碗,醒来便成了朋友。江湖传言“塞外神剑”雁飞绝向拜剑山庄递贴,要登门拜访。谁都知道雁飞绝被人戏称“塞外江南雁,雁过使人绝”,他请教一人,便要杀十人,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接了他的帖,还没有人能再现江湖。朋友有难,他怎能不帮!江湖人都称他“落衣钩”,有人害怕他,背后喊他“落人头”,说他冷血无情,嗜血滥杀。他从不反驳,但不代表他真的无情。为了这个朋友,他宁愿独闯阴平道,即便他可能出师未捷,身葬深渊,也要为了那一点儿时间。即使他只有一个人,即使他挡不住雁飞绝,也要啃下他一条骨头。骏马蹄声空萧索,君子之交断人肠。秋雨落,寒风起,瘦马扬蹄,悲鸣破长空,最后一匹马屈膝翻身,气绝身亡,男人飞身而起,一声长啸。终于到了凤翔府。他顾不得雨水湿衣,长发贴面,疾步快走赶往拜剑山庄。他没来过凤翔府,更没去过拜剑山庄。但是他知道怎么去,肖行客对他说,进城后,便直走,谁家的大门前灯笼挂的最多,镇宅纳福的石狮子最大,那便是拜剑山庄!石阶上满是飘落的白玉兰,彩色的琉璃瓦上即使在夜间也折射出绚烂的光华,有几盏灯笼已经熄灭,给周围染上一种诡异恐怖的气氛,但他知道他倒了。眼前牌匾写着四个大字——“拜剑山庄”,竟是用剑气书成。他快步走向门前,正待敲门。却见朱红色大门虚掩,他心中一惊,暗道不好,不再迟疑,推门而入。忽然,破空声起,他飞身而起,使了一式“草沾飞蝶”,眼似猎食的苍鹰,身子却像灵巧的蝴蝶,反身攀在房檐上,放眼望去,却是一派弓箭手,正张弓搭箭,点点寒芒,让人不禁胆寒,长枪林立,竟然是一队正儿八经的士兵。“可是元中兄!”一声沉稳但是略显憔悴的声音传入男人耳中,男人凝神望去,一个身穿圆领的黑色长袍的男子越众而出,正是拜剑山庄庄主“云鸾剑影”肖行客。细看那肖行客身长八尺,面色苍白,嘴边的一拙胡子,修的有光泽且柔细富有弹性。“诸位将军请将放下,此人是我朋友”,一众士兵便收回了手中弓箭。蔡元中却不答话,从房檐上跳了下来,走到肖行客近前,瓮声瓮气地说道“我来找你喝酒”肖行客心中温暖,“好,舍命陪君“两个人走向正堂,却见屋中已有一人,那人穿着一身皮革作的软甲,上附薄铜片,是个朝廷武官。那人见两人前来,抬头睨了一眼,便又低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。蔡元中不在意,肖行客却面色微红,“这位将军是本地的团练使,是秦大人派来保护肖某的”,蔡元中眉毛一挑,肖行客低声道,“我曾经为朝廷办事,知我有难,秦大人念旧情特派人相助”蔡元中面色如常,向那团练使一揖手,团练使却理都不理,剥着花生,吃得是津津有味。见两人要往后院走去,两个官兵便跟了过来,肖行客嘴唇微动,声音低的仿佛风一吹都会飘散,宛如情人间喃喃耳语,“此人不可信,请护犬子周全。”进了偏厅,一个俏丽的丫头便迎了上来,礼了一福,送上两件干净的袍子,蔡元中奇道,“你知我要来”。肖行客笑道,“这件袍子本想送给燕飞绝,可惜外面这情形怕是用不上了”蔡元中见他对敌人竟然也这般客气,不禁开口骂了一声,“迂腐!”肖行客哈哈大笑,似乎也在嘲笑自己。这时从偏厅后面跑出一个小孩,十一二岁,粉雕玉琢,眼睛闪亮如同透明的宝石,毛茸茸的黑色短发耷拉在头顶,“爹爹”声音清脆,宛如银铃。肖行客见到来人,眼中露出温柔之色,“蝶舞,见过你蔡叔叔”小蝶舞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。头发湿漉漉的遮住半张脸,露出的眼睛闪着渗人的凶光,脸色微微发红,“蔡叔叔”蔡元中疑惑,这小孩明明是个·男儿身,偏偏叫做女名,便摸了摸蝶舞的头,算作答应。肖行客知他疑惑,“蝶舞是我内人的名字,斯人已逝,我便将蝶舞的名字送给了犬子”蝶舞似懂非懂,蔡元中心中却如遭重击,仿佛被勾起伤心事,面露戚戚之色,旁人若看到这般情形,哪里能想到这无声落泪的汉子会是大名鼎鼎的“落人头”。肖行客见他为自己的话落泪,心中更觉得交对了朋友,“我已将全府上下打发的干干净净,连弟子都拜入他人门下,只是这蝶舞我却放心不下,他死活不肯离开,原本以为我父子要同赴阴间,却没想到元中兄来的如此之快,解了我燃眉之急”。忽然!“啊!。。啊!”几声尖叫声传来,似乎声音中的恐惧多过惨叫。二人对看一眼,一起往外边冲去,到门前肖行客却拦住蔡元中,“元中兄,犬子拜托你了!”眼中哀求之色愈加明显,蔡元中只好压住心中戾气,点了点头。肖行客却一改悲容,面漏毅然之色,手在腰间抽出一物,‘沧琅琅’,蔡元中看那物事通身银白,宛如白练,竟是把软剑,与黑袍相应,更显寒光逼人。此剑有个诨名——“花弄影”。据闻肖行客用此剑,状若跳舞,翩若惊鸿,矫若游龙,人莫不惊讶其魅力,犹如坠云里雾里,此时一剑刺来,犹如云破月来。本朝屯田员外郎张安陆曾见肖行客的剑舞,特为此赋词一首,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。‘花弄影’自此便名扬天下。偏殿中,肖蝶舞紧紧地抓住蔡元中的手臂,小耳朵一动一动,紧张地听着旁边院子传来的声音。惨叫声早已停歇,只余下两个声音。“是你!”声音又惊又怒!正是肖行客。一阵怪异的长笑,声音嘶哑低沉,竟然还有些洋洋得意。“这么多条人命!丧尽天良!肖某今天就是丢了这条命,也要为他们报仇!”那人只是怪叫一声,兵器相交,金戈铁马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。“花弄影果然难对付,可惜”肖行客见半天都没有声音传来,顾不得他的嘱托,飞身掠过墙,却见到生平最令他痛苦的一幕。肖行客静静地躺在院子里的地上,身边几把刀剑零零散散地凑在他的身边,肖行客伤在腰间,可是蔡元中却知道晚了一步,肖行客的嘴唇乌黑,面色惨白,已是毒气攻心,神仙难救。伤他的肩上竟然有毒!塞外神剑剑上竟然涂毒!该死!他转眼望去,一地的尸体,整整齐齐地倒在地上!他脑子里响起一句话!此人不可敌!那人几个呼吸间便杀了十几人,而且是在肖行客的面前!干脆!利落!狠毒!他心中愤怒,因为好友在他耳边死去,他却无能为力。他心中怨恨,因为杀他好友的人,武功高他太多。他闯荡武林,因为武林快意恩仇,逍遥快活。可是当有比你强大,比你厉害,比你高明的人在,你又当如何!他强任他强,明月照大江?若此人还是你的敌手,你不得不杀之而后快的仇人,又当如何!忽然脚步声传来,他抬头望去,一个瘦弱的身子站在他的面前,颤声道“爹爹怎么睡着了?”蔡元中眼睛微红,却强打精神,挤出一丝儿微笑,“他有些累了”。肖蝶舞扑到肖行客面前,大声叫道,“爹!”使劲摇了摇他的身子,见他兀自不醒,‘哇’的一声便哭了出来,那是蔡元中听到最凄厉的声音。他听过人哭,他要杀的人在临死前见到他的钩子劈下,发出的声音凄厉无比,那是对死亡的恐惧,可是肖蝶舞的声音更加令人难受,那是一个人失去父亲的声音。失去父亲,比死亡更令人恐惧!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